《星际迷航:皮卡德》:新瓶如何装旧酒

时间:2020-02-29 18:52 来源: 作者:admin

在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一路走过来的《星球大战》和《星际迷航》大概代表着科幻片的两大传奇。从这个意义上说,2020年年初CBS播出的美剧《星际迷航:皮卡德》依然在延续着传奇……

《星际迷航:皮卡德》海报

老IP的新发掘


与占据着大银幕的《星球大战》系列不同,《星际迷航》(Star Treks)在一开始是一部电视剧(已经拍了700多集)。但它与普通快餐式肥皂剧有着本质的区别。剧中的每一个系列都有一位备受下属尊敬,为崇高理想而执行各种各样征途任务的舰长,带着优秀的船员去探索陌生的新世界,勇敢地航向前人未至的宇宙洪荒。


说来也是感慨,这样一个经典IP,起初却差点胎死腹中。1960年,吉恩·罗登贝瑞(Gene Roddenberry)撰写了一部剧本,却未被任何电影公司看中。直到1964年5月,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才答应给他一次机会,《星际迷航》的前身《囚笼》应运而生。虽然它过于深奥无法使大众喜爱,但是公司并没有放弃这个项目。1965年7月,吉恩吸取了之前的经验,终于创作出了既符合公司高层口味,又符合大众审美的作品《前人未至之处》。剧本在第二年搬上荧幕,是为《星际迷航:原初起源》的第一集,由此“星际迷航”系列才算真正踏上正轨。


《星际迷航:原初起源》共有79集,不但播出时间长达三年(1966-1969年),而且也是美国电视史上重播次数最多的剧集。与此同时,也奠定了整个“星际迷航”系列(电视剧与电影)的世界观。《原初起源》把时代背景设定在公元23世纪,那时候的地球人类已经迈入了空间时代。在银河系的“第一象限”里,地球人与瓦肯星人一起组成了“星际联邦”。《原初起源》主要讲述的就是联邦星舰“企业号”的船员在寇克船长的带领下,在前所未知的太空中进行五年探险之旅的故事。


《原初起源》里的“企业号”负责在宇宙中探索未知的领域,并且时刻提防着来自银河系第二象限的两大种族克林贡与好斗的罗慕兰人(从瓦肯星里分裂而来),以及来自第四象限的半人半机械种族“博格”,它的社会组织形式类似蜂巢,只有一个统一意志。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同化一切可以遇到的种族。“反抗无用”(Resistance is futile)。这句台词成为博格人的标志之一,甚至被TV Land评为最伟大的100句电视流行语之一。


《星际迷航:原初起源》可以说是一炮而红,一举跻身史诗级作品之列。其影响所及,美国国家航天局在为其第一艘航天飞机征求名字的时候收到了近40万封邮件,都要求政府将这艘飞船命名为“企业号”,也算是一段佳话。制作方当然也没有放过这个IP的道理,电视剧《星际迷航:动画系列》、《星际迷航:下一代》、《星际迷航:深空九号》、《星际迷航:航海家》、《星际迷航:企业号》相继推出。


不过,《星际迷航》的电视剧发展并非一帆风顺。不但“停播”的消息层出不穷,版权也多次易手。《星际迷航:企业号》播完后停播了12年,直到2017年派拉蒙才重启了新系列《星际迷航:发现号》。开播特别集吸引了大量观众,收视人次高达960万,而其中18至49岁成年人收视率高达1.9。眼看“星际迷航”作为老牌IP,吸引力依旧非常强大,2018年8月,CBS电视工作室宣布制作新的《星际迷航》剧集也就不足为奇了,这就是今年展现在观众面前的《星际迷航:皮卡德》。


经典的影子


按照常理,当观众观看一部电视剧时,观众本身的经验与记忆都会参与到他的观剧活动之中。这种经验与记忆既有可能来自于电视剧,也有可能来自于观众个人的生活体验。因此,新一代 《星际迷航》剧集的主创都很清楚,当电视剧被归类为“怀旧”题材时,索性在扩大市场影响力之前,先要确保以“情怀”绑定部分忠实的粉丝,也就是所谓Trekkies。在《星际迷航:皮卡德》里,这种对Trekkies的迎合就体现在了在各种细节和情节上对旧版的“致敬”。


首先,《星际迷航:皮卡德》的主角让-吕克·皮卡德,就是一位“星际迷航”系列中的“老面孔”。在《星际迷航:下一代》中,他就是联邦星舰企业号D(NCC-1701-D)的舰长。在之后的四部《星际旅行》电影里同样有皮卡德的身影,在最后三部电影中,皮卡德是另一艘星舰企业号E的舰长——因为在《星际迷航》第七部电影《日换星移》中,企业号D已经坠毁了)。与皮卡德这一历史悠久的角色一样,其扮演演员也一直是英国著名演员帕特里克·斯图尔特爵士。


此公已八十高龄,恰与《星际迷航:皮卡德》剧中让-吕克·皮卡德的人设相符——一位已经退役,在家隐居的前星际联邦上将。至于他退役的原因,剧中也巧妙地与2009年的重启版电影《星际迷航》联系了起来。在这部电影中,作为银河系四大种族之一的罗慕兰人的母星罗穆卢斯星被摧毁了。《星际迷航:皮卡德》则进一步扩展了这一剧情。为拯救绝望中的罗慕兰人,皮卡德答应用星舰舰队将罗慕兰人转移到安全星球。谁知,星际联邦最终竟然拒绝了这一计划,无计可施的皮卡德只能以辞职抗议。


闲居的让-吕克·皮卡德在梦里仍会想起往事,以及他那位忠诚的副官,人形机器人Data少校,在2002年的电影《星际旅行X:复仇女神》里,Data为拯救皮卡德而牺牲了自己的性命。可是在此前后,由于火星上发生的一次“人造人”意外反叛事件,星际联邦永久禁止了“人造人”的研发工作。按照剧中的设定,《星际迷航:皮卡德》的故事,就发生在《星际旅行X:复仇女神》的二十年后。有趣的是,现实生活中《复仇女神》上映到现在也快二十年了。


闲不住的皮卡德终于又开始了新的冒险,并在此过程中遇到了一位老熟人,“九之七”。剧中适时给出了一句台词,“她以前是博格(人),跟他一样”,实在是点睛之笔。“九之七”最早出现在《星际迷航:航海家》里,其全名是“零一号联合矩阵第三小队九之七”,她曾是首批被博格人同化的人类之一。与其类似的是,皮卡德在指挥企业号D时,也曾不幸落入臭名昭彰的博格人之手,成了“博格的罗丘特斯(代言人)”,博格人让他作为代表强迫地球向博格无条件投降。幸运的是,皮卡德与“九之七”最终都挣脱了博格人的魔爪,重新恢复了人性。他们在《星际迷航:皮卡德》中的不期而遇,无疑也是制作方取悦Trekkies的一个手段。


路人看得懂么?


当然,对于向经典致敬的另一种理解,就是路人观众get不到。没有足够的“星际迷航”系列的基础,因此无法领悟陌生剧情衔接的观众,对于《星际迷航:皮卡德》还会有什么期待呢?


画面当然是一个重要看点。在消费时代,视觉效果已经成为观众接受一部影视剧的重要考量指标。对于《星际迷航》这样一个科幻系列而言当然更是如此。在电影或者电视剧中给予观众新鲜的、陌生的、迥异于现实世界的景象可谓至关重要。缺少了视觉奇观,观众惊颤、刺激这种特殊的愉悦体验便无从谈起。实际上,尽管人们普遍认为,由特技运用而开启电影的视觉奇观时代当属乔治·卢卡斯执导的《星球大战》,但 《星际迷航》的第一部电影也不可忽视。《星际迷航1:无限太空》当年便获得了奥斯卡的最佳视觉效果与最佳美术指导提名。由此可见,在紧随奇观化的潮流,尽可能地消除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之间的界限这一点上,《星际迷航》系列始终不落人后。


于是,借助电脑特效,观众在《星际迷航:皮卡德》里看到了令人眼前一亮的未来世界——虽然还有“波士顿”或者“冲绳”这样熟悉的地名;星际战舰之间炫目的战斗场面同样也是不能错过的镜头。当然,也少不了“星际迷航”系列中两个著名的黑科技设定。其一,曲率驱动(Warp)。用扭曲空间的方式,可以把人和飞船瞬间从一地传送到另一地点。由于刘慈欣的《三体》大受欢迎,这一冷僻的科学概念近来也已逐渐走入大众认知。其二,光束传送(Beam sb。 up),在掌握你的体温和身体状况的前提下, 把你身体分解为量子,从一个地方传送到另一地方。在你需要到达的地方再把量子组合成为原来的你。虽然《星际迷航:皮卡德》的观众可能不了解这个设定,但电视剧呈现出的画面,还是颇容易理解的。


至于《星际迷航:皮卡德》的剧情,假若是把陌生角色当作全新人物看待的话,路人观众理解起来也不会特别的困难。当然观众很快也能发现,作为剧中反派的罗慕兰人,外形有一个显著特征——尖耳朵,以此很容易与地球人区分开来。剧中的皮卡德在庄园生活中遇到了一个仿真度堪称完美的人形机器人前来求助,在后续调查中,他意识到机器人的由来很可能与自己曾经的亲密伙伴Data有关,为了破解这一谜团,退休了的皮卡德又一次乘坐星舰(可惜这次不是企业号)远航太空。


星际空战


而在剧中的另一条线索中,罗慕兰情报局也在竭力追杀人形机器人,他们在地球上杀害了向皮卡德求救的达西(Dahj),又盯上了她的双胞胎姐妹索纪(Soji)……剧集就这样将问题抛在了观众面前:如何对待机器人?机器人是不是应该与人享有平等的权利与地位。与既往的系列剧集一样,《星际迷航:皮卡德》最终还是在探索和冒险中阐述了哲理、道德的问题。这也许是美国《电视指南》(TV Guide)将《星际迷航》列为最具人文色彩的电视剧第一名的原因。这些议题在《星际迷航》的故事中以不同的面貌反复出现,每一次抉择都帮助塑造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人物。科学的冰冷在人性的光辉中融化为柔软的力量。或许,这也是《星际迷航》系列能够跨越半个世界仍然熠熠生辉的原因所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本文来源 天富娱乐官网:https://www.fps30.com